最近百废待兴,只萌全职。大韩叶下的ALL叶( ̄▽ ̄)

【全职】荣耀Vegas 02

第一章说过的,再重申一遍。

有私设注意,有私设注意,有私设注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下次就不说啦!【懒死你!

------------------------------------------------------------------


一叶之秋,一个在Vegas如雷贯耳的名字。

一个传奇。

WSOP,世界扑克大赛,从预赛开始进行各种不同的扑克赌法。比赛采用淘汰制,决出前五十之后便是无限注德州扑克。在WSOP获得前10名就可以获得一条金手链,前三名则是奖杯和奖牌。事实上,只要获得至少三条金手链,并且被半数以上的大鳄认可,你就可以成为一名大鳄。赌桌上难免结仇,而一旦成为大鳄,你的生命安全就等于得到了保障,因为得罪一名大鳄就等于得罪了整个大鳄联盟。

进入了大鳄联盟并不代表达到了巅峰。从成立至今,大鳄联盟经历了无数人事变迁,如今站在巅峰的五个人被人成为“五圣”:斗神一叶之秋,拳皇大漠孤烟,枪王一枪穿云,剑圣夜雨声烦以及魔术师王不留行。

作为排名第一的大鳄,五圣之首,曾经蝉联三届WSOP冠军,一人拥有三条WSOP冠军奖杯,还有近十条金手链的一叶之秋,至今仍然是无人能超越的传奇。而作为嘉世的股东和顶级散客,一叶之秋也给嘉世带来了蝉联三年的Vegas之星的荣誉。

然而同他的鼎鼎大名相反,至今仍没有人知道他的庐山真面目。斗神比赛的标准装备是一顶帽檐大到足够遮盖住下巴以上部位的帽子。因此,在他没有再夺冠的那几年,也曾有人质疑他之所以能够夺冠,是因为其他人看不到他的表情。然而在大家熟悉了他的套路后,他的小花招自然不再起作用了。虽然这种说法完全不被大鳄们认同,但是仍然有些一叶之秋的黑对此津津乐道。

陈果看到赌桌前的人在她说出一叶之秋的名字后怔了怔,随即自己也否定了这种猜想。首先大家都知道一叶之秋决不在公共场合露面,其次斗神若是想上赌桌玩两把,嘉世绝对是比他的小破赌场好不知道多少倍的选择。即使前一阵嘉世突然宣布和一叶之秋解约,一叶之秋金盆洗手,一代大神也不至于穷到要来这样的小赌场玩牌,怎么说也该是嘉世、霸图……哦不霸图不行,那里的赌客基本恨极了一叶之秋,但是还有轮回、蓝雨,微草,再往下一级还有虚空,烟雨,三零一等。

再不济也还有神奇、临海、越云之流。

反正怎么也轮不到她家这个不是联盟成员的小赌场。

在她道歉之前,男人却先开口了,“是啊,我是叶秋,老板怎么知道?”

叶秋是一叶知秋的本名,赌手们当然都有自己的名字,只不过在赌桌上他们更喜欢使用代号,粉丝们也更习惯称呼他们的代号。

陈果却笑着摇摇头,“抱歉,我看了你登记的名字,是叶修对吧。”

叶修也不解释,只笑着点头。

“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了广告,老板在招散客?” 叶修又点燃一支烟,“你看我行么?”

“你……”陈果仔细再次打量眼前的男人——虽然头发有些凌乱,下巴上也冒出了青色的胡茬,但是一双眼睛十分有神,挺括的鼻梁还有形状美好的薄唇。西装外套随意地搭在椅背上,身上只着简单的白色衬衫,剪裁合身,一眼就能看出绝非什么廉价的料子。领口的扣子解开几颗,露出精致的锁骨。周身气质虽然有些慵懒,却隐隐感到一种气势,再加上那手赌术——这样的人,怎么会来她兴欣应聘?

“我这里工资可不高。”

叶修毫不在意地摆摆手,“包食宿就行。”

这当然没问题,散客这行业,基本都是包食宿的。

陈果还是有些犹豫,招呼他:“先跟我来看看吧。”

兴欣地方本来不大,只是一个小二楼。百分之九十的场地用来做了赌场,剩下百分之五是员工工作区域,比如监控室什么的。再剩下的,只有三间房间。陈果的卧室,唐柔的卧室,还有阁楼一个小房间,因为长时间无人使用,被堆满了各种杂物,只在角落里缩了一张小床。

陈果多少有些尴尬,“您看,我们条件确实不太好,要不……”

叶修却毫不在意,径直走向那张小床,掸了掸灰便坐了下来。微微抬头看着头顶上的光源,“我看这地方不错,还有天窗呢。谢啦老板!”

“你……没有行李么?”

陈果有些意外他的随性和直爽,大概任何一个职业级的赌手都会为这种待遇感到气恼吧?这人这样随和……陈果更加觉得他不会是那个她粉了多年的斗神了。

“行李?”叶修意味不明地笑笑,从西服内兜掏出一张卡。

起初陈果以为那是张银行卡或者什么的,待她看清那张卡,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是,联盟的注册资格卡?!”

叶修笑着把卡交到她手里,看着老板娘激动地翻来覆去地看着一张小小的卡片。

“怎么样?老板娘有没有兴趣试一试?”

当然!陈果十分想如此回答,但却没什么底气。

联盟的注册要求写的很清楚,想要申请成为联盟的一员,麾下必须有至少六位职业级赌手作为散客,还要同其他报名赌场比赛,有能力参加联盟定期举行的各赌场之间的联赛,到WSOP开始前联赛结束时,积分最高的赌场就能获得Vegas之星的荣誉。

可是兴欣?现在总共只有两名散客而已。

叶修知道陈果在犹豫什么,他在赌桌上三个小时足够把兴欣的情况了解清楚。

“老板娘不必担心选手的问题,一切都由我来解决。”叶修顿了顿,“老板娘需要做的只有出资,怎么样?”

陈果愈发疑惑了,这样一张珍贵的注册卡,他为什么无缘无故地要给兴欣?如此热心,实在不能不让陈果警觉。

能在赌场这行当混下去,她陈果也许善良,但绝不是什么小白。

叶修烦躁地揉了揉他凌乱的黑发,“好吧好吧,我需要一个联盟赌场的散客身份——为了WSOP。”

“WSOP?”陈果下意识地重复。

WSOP每年有近五千人,多的时候甚至上万人参赛,无论什么身份,只要缴费就可以获得资格。只要你是一名职业选手,你就可以直接从五百人的淘汰赛打起,但是同样要像普通人一样缴纳一万一千美元的费用。而大鳄们,则有从百强打起的资格,前提是你必须在一家联盟赌场挂名。

所以,眼前的男人,竟然是一位大鳄?

“是啊!说了我是一叶之秋嘛。”叶修漫不经心地搭话,陈果惊觉自己不知不觉把刚才想的问了出来。

不过……一叶之秋?陈果只当他是不想透露身份在敷衍。

缴纳费用获得资格,可比费心扶持一个新的联盟赌场容易得多。而斗神怎么会缴纳不起一万一千美元的费用呢?这点钱,跟每年WSOP的总决赛彩池比起来,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陈果不是悲观的人,现在有一张她梦寐以求的联盟报名卡在她面前,又有人自告奋勇担负起重担,她是怎么都要去试一试的。

她收起报名卡,在叶修了然的目光中与那只白皙好看的手相握。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TBC】

评论(2)
热度(51)

© 完颜璟 | Powered by LOFTER